深夜报社

摩杜纳,帕拉斯三世。专业报社三十年,不服憋着。

【FF14报社搬粮计划】腕なき鞘と刃なき剣/无臂之鞘与无刃之剑

标题:腕なき鞘と刃なき剣

作者:高柳 神羅(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1954415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94620

CP:奥尔什方×光之战士

这位太太,是我扫荡P站粮食时第一个注意到的作者,原因大概是她的作品标题都起得很高大上很复杂_(:з」∠)_ 通常还配有自作的封面图。高柳太太的同人作品主要分为FF纷争和FF14两大阵营,CP也比较丰富,按太太自己话说是不拘泥于什么固定CP,也很乐意写身边朋友指名的CP。

最初看的时候,我个人是觉得她的文风略显晦涩,看着有些吃力,就没有特别关注;直到某天看了今天介(ju)绍(tou)的这篇,不夸张地说,直接看泪奔了_(:з」∠)_ 再后来才陆续接触了太太的其他作品,有些还是长篇,下次有机会再给姑娘们介绍。

------------------------------------------------------------------------------

前言部分就直接上了吧。

“对不起,真的,我对不起你……奥尔什方——”

失去鞘的剑,很快就会日复一日腐朽下去,终究不再拥有锋芒。

而失去剑的鞘,也就失去了自己的存在价值,最终连形体也荡然无存。

究其原因,那是因为剑与鞘本是一对,正犹如彼此的半身一般密不可分。


本故事的叙述者是弗朗赛尔,死去的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活着的人却还在欺骗自己_(:з」∠)_ 而真相却往往映在第三者的眼里。

弗朗赛尔的记忆中,光战是个普通的青年,他热情、爽朗、喜欢红色的东西,甚至连身上的装备也很爱染成红色。

曾经有一次,光战在某个废墟调查任务中带回一些饰品,从上面独角兽家纹看来,恐怕是某位死去士兵的遗物。光战原本希望将饰品交给原主人的遗族,在奥尔什方的劝说下,光战把它们留了下来,戴着它们,提醒自己要继承前人遗志,继续守护这个国家。

自那时起,光战变得愈发喜爱红色,不论去到哪里,都有鲜红的独角兽陪伴着他。红色象征着热情和生命,当他出现在巨龙首时,他的热情笑容总是鼓舞着大家。

然而奥尔什方却为了保护英雄而死,他的遗体满是鲜血,英雄也是一身鲜血,在赤红的夕阳下显出无比可怕的色彩,这一刻似乎永远地定格了。

奥尔什方的葬礼规模很小,只有亲友们参加,到场的光战一袭黑衣,从不离身的独角兽纹章首饰也没有戴,弗朗赛尔本以为这只是出于礼节,并没有特别疑问。但从那以后光战再也没有佩戴过那些首饰,在弗朗赛尔的追问下,光战沉重地回答“红色令我无比痛苦”,弗朗赛尔这才注意到,光战的服饰用品再也没有红色的存在,他的笑容也只是人偶一般的空壳罢了。

再后来光战也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弗朗赛尔偶尔也会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够送给他一些真正的笑容多好。

奥尔什方去世半年后,恰逢星芒节,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弗朗赛尔想起了光战,也去了奥尔什方墓碑前吊唁,却似乎有人先来一步,留下了鲜花。弗朗赛尔感慨万分,想起星芒节的奇迹,随口许了个愿,希望能够再次与奥尔什方相见。

回去途中,天空下起了暴风雪,风雪之中弗朗赛尔甚至还遭遇了龙族袭击,几近丧命。千钧一发之际,奥尔什方出现在眼前,替他斩杀了龙族,救了他一命。弗朗赛尔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奥尔什方的态度却一如往常。

没有人追问,大家都衷心欢迎奥尔什方的回归,弗朗赛尔心中的疑云却越来越深。他去拜访奥尔什方,看到对方一如既往地跟科朗蒂奥一同处理文书资料,便找了个由头说起多年以前自己被奥尔什方救了一命的事。

当时的弗朗赛尔还是个11岁的孩子,言语中弗朗赛尔提起自己当时年幼,并赞叹当时的奥尔什方已经是个正式骑士,在场的科朗蒂奥也附和道“奥尔什方大人年幼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骑士”,奥尔什方没有反驳——这令弗朗赛尔下定了决心。

弗朗赛尔悄悄前往伊修加德,跟阿图瓦雷尔见了一面。

随后,在一个晴朗的黄昏,弗朗赛尔邀请奥尔什方一同前往他墓碑所在的山丘。弗朗赛尔直截了当地问“奥尔什方”到底是谁,指出之前对话中对方露出的破绽:奥尔什方获得爵位时,弗朗赛尔11岁,但考虑到奥尔什方比弗朗赛尔年长6岁,当时已经17岁,无论如何也不是科朗蒂奥所说的“年幼即成为骑士”,“奥尔什方”却没有反驳,说明他并不清楚真正的奥尔什方过去的细节。

事实上,弗朗赛尔此前秘密委托阿图瓦雷尔打开福尔唐家族墓地中的奥尔什方的墓穴,检查遗体是否有异常,得到的答复是“奥尔什方·格雷斯通的遗体,与下葬之日毫无变化地在墓穴中安眠着”。

“奥尔什方”沉默良久,终于说出一句“红色令我无比痛苦”——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曾经代表着热情与生命的色彩,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成了绝望的象征,他真正的面容也浮现了出来。

英雄获得了传说中的秘药“幻想药”,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并根据亲身接触和交谈中获取的信息,模仿奥尔什方的一言一行,把自己变成“奥尔什方”。他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只会伤害到所有人。最终,英雄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执着,飘然离去。

归途,弗朗赛尔一个人回到营地,大家纷纷围过来问奥尔什方大人去哪里了,弗朗赛尔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

唔,剧透完了。跟之前不一样,这篇我恨不得直接给全文(ry,看原文有种一气呵成的感觉,缩减哪里都觉得可惜!

说到老爷的死,他的死给光战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可能改变他之后一生的轨迹——这大概是所有二次创作的小伙伴的共识吧。不过仔细想想,在光战闯荡四方的过往中,因他而死的又岂止老爷一个,比如沙之家殒命的那些人,只不过早期剧情里对那些人物的塑造笔墨较少,留给观众的印象也不那么深刻……我至今只记得那个勇敢地走出集落、为了保护敏菲利亚英勇就义的苞菜QAQ

哎呀,太沉重了——下次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其他作者对老爷此人的脑补吧!大家再见!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