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报社

摩杜纳,帕拉斯三世。专业报社三十年,不服憋着。

苍天秘话第8话 旅途的开端(节选)/その旅路の始まり

http://jp.finalfantasyxiv.com/lodestone/special/2016/short_stories/#short_stories_08

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我节的是哪个选。全文或许明天更完,或许再拖拖,手头乱七八糟的坑有点多。

----------------------------------------------------------------------

致我亲爱的挚友:

前日一别,不知你是否依旧安好?

自我们得知龙族即将再度袭击皇都、你与阿尔菲诺阁下一同踏上西去的旅途以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甚至不知道你现在正身在何处,自然也就没有真的想过要让你收到这封信,就当作这只是我独自一人的畅所欲言罢。

但是,当我遥望天空,祈求你的旅途一切平安时,我就忍不住想把这一刻心中涌出的真挚情感记录下来。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看到这封信——希望你能够原谅我的小小心思。

好了,说些别的吧。对你来说,在伊修加德度过的日子是让你觉得幸福呢?抑或这段时光只不过是逃亡之路的延续,甚至又将你卷入了新的战斗,从而令你厌烦不已呢?当然,就算是后者,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全力奋战至最后一刻,这太容易想象了。

你能够前来伊修加德,我是真的非常高兴,心中充满了对你的感激之情。当然我得承认,当时我的喜悦中也有一些是出于能有更多机会、能够更近距离接触你这位强健英武的冒险者的缘故……但更重要的是,我终于能和值得信赖的挚友站在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并肩战斗,这怎能不叫我欢呼雀跃呢!

还记得你们逃出乌尔达哈、辗转来到雪之家的那一天。“拂晓”的灯火摇摇欲坠,我无论如何都希望你——我的挚友能够重新站起来。我迫切地需要能够能邀请你们进入伊修加德的办法,于是我直接面见了福尔唐伯爵……也就是我的父亲。

……老实说,我不太擅长与我的父亲打交道。我并不恨他,他是一位正直的人;或许正因为如此,我的母亲才更加无法原谅自己的立场,最终选择留下我离开了。我相信父亲是爱着我的母亲、也爱着我的,只是彼此都无法很好地将这份亲情表达出来……如果不是作为侍奉福尔唐家的骑士,我甚至无法与他好好地交谈。

听完我关于你的请求,一开始,父亲并没有许下允诺。

即便是一直积极支援着开拓团事务的父亲,要让他下决心接受被通缉的人物,将他们纳入家族的保护之下,他也不免要有些顾虑。对于我锲而不舍的恳求,他只问我为什么要如此固执。于是,我毫无保留地对他讲述了我与你共同相处的回忆。尽管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我们一同经历过的每一件事,对我来说都仿佛充盈着惊人的光辉,令我毕生难忘。我当时脑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让父亲知道我的挚友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以及我是多么渴望能够对他伸出援手。

现在想来,我与父亲之间或许从未有过那样长的对话。当我说完以后,有那么一会儿,父亲就那样静静地凝视着我,然后他的目光终于和缓下来,说“我会明天给你答复”。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要感谢你,比起从前,你的存在甚至让我稍微有些喜欢回本家了。不过话虽这么说,事实上你几乎总是不在的。每当我听说你又被什么大麻烦找上门来、又奔波去了哪里,我就忍不住想,邀请你来的结果似乎只是又把你卷入了我国内部的争端不是吗?啊,至于这一点,如果你想抱怨的话,我随时乐意一边与你小酌、一边听你牢骚。

即便如此,我的挚友。我依然全心地信赖你,毫无保留。

我相信,不论怎样的艰难险阻,也绝无可能将你打败。不仅是这次的旅途,即使到了未来,不管你的道路延伸至何方,这一点也永远不会改变。就算遇到凭一人之力难以翻越的绝壁,只要你还有心前进,就一定会有人对你伸出援手,就如同现在的我希望为你做的那样。

然后在困难的尽头等待着你的,必定是全新的美景。当你终于见到它的时候,我希望,我相信,你会绽放出无比的笑容。

愿你的旅途,永远布满鲜花……

愿你一路平安。

 

——奥尔什方·格雷斯通

【FF14报社搬粮计划】苍天谭诗组曲

标题:蒼天譚詩組曲

作者:高柳 神羅(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1954415

原文页面: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627460

======================================

大家好我又来无断翻译了!这次又是高柳太太的大作,好喜欢啊好喜欢(哭着说道)。这次的故事发生在所谓“当前”的15年后,叙述者“我”是奥尔什方与光之战士(是个女的!女的!女的!重说三)的儿子——没错,看上去剧情里出现最多的人是艾喵,实际上藏着奥尔光CP啊……

故事梗概差不多是这样的:老爷和光战先后去世之后,身为母亲的光战把他们的遗孤托付给埃斯蒂尼安,喵尽心尽力地将他养育成人,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倾囊相授,鼓励他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十五年后,他们回到了皇都伊修加德,从孩子的角度来看,伊修加德是个怎样的国度?等待着他们的人是……?这位少年是否能够勇敢踏出新生活的第一步,前往属于自己的世界呢!(什么鬼电影预告风)

顺便一说,我喜欢作者太太描绘的孩子与喵之间的父子深情,以及孩子的内心活动,他对世界、自己、过去、未来的看法。拙笔不能完全再现表达,还请大家原谅则个。

全文翻译地址: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ae7f682

老规矩,脸熟的刷脸,脸生的留个微博地址让我知道你是谁,我私信你密码。

(问我要过密码的人直接输入就好了,子微博的密码系统统一的!)

掌握高科技不用密码也能看的人也莫方!留言评论随意,就是不要来喷我无断翻译什么的……让我们愉快地一起吃粮吧>3<

【FF14报社搬粮计划】腕なき鞘と刃なき剣/无臂之鞘与无刃之剑

标题:腕なき鞘と刃なき剣

作者:高柳 神羅(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1954415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94620

CP:奥尔什方×光之战士

这位太太,是我扫荡P站粮食时第一个注意到的作者,原因大概是她的作品标题都起得很高大上很复杂_(:з」∠)_ 通常还配有自作的封面图。高柳太太的同人作品主要分为FF纷争和FF14两大阵营,CP也比较丰富,按太太自己话说是不拘泥于什么固定CP,也很乐意写身边朋友指名的CP。

最初看的时候,我个人是觉得她的文风略显晦涩,看着有些吃力,就没有特别关注;直到某天看了今天介(ju)绍(tou)的这篇,不夸张地说,直接看泪奔了_(:з」∠)_ 再后来才陆续接触了太太的其他作品,有些还是长篇,下次有机会再给姑娘们介绍。

------------------------------------------------------------------------------

前言部分就直接上了吧。

“对不起,真的,我对不起你……奥尔什方——”

失去鞘的剑,很快就会日复一日腐朽下去,终究不再拥有锋芒。

而失去剑的鞘,也就失去了自己的存在价值,最终连形体也荡然无存。

究其原因,那是因为剑与鞘本是一对,正犹如彼此的半身一般密不可分。


本故事的叙述者是弗朗赛尔,死去的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活着的人却还在欺骗自己_(:з」∠)_ 而真相却往往映在第三者的眼里。

弗朗赛尔的记忆中,光战是个普通的青年,他热情、爽朗、喜欢红色的东西,甚至连身上的装备也很爱染成红色。

曾经有一次,光战在某个废墟调查任务中带回一些饰品,从上面独角兽家纹看来,恐怕是某位死去士兵的遗物。光战原本希望将饰品交给原主人的遗族,在奥尔什方的劝说下,光战把它们留了下来,戴着它们,提醒自己要继承前人遗志,继续守护这个国家。

自那时起,光战变得愈发喜爱红色,不论去到哪里,都有鲜红的独角兽陪伴着他。红色象征着热情和生命,当他出现在巨龙首时,他的热情笑容总是鼓舞着大家。

然而奥尔什方却为了保护英雄而死,他的遗体满是鲜血,英雄也是一身鲜血,在赤红的夕阳下显出无比可怕的色彩,这一刻似乎永远地定格了。

奥尔什方的葬礼规模很小,只有亲友们参加,到场的光战一袭黑衣,从不离身的独角兽纹章首饰也没有戴,弗朗赛尔本以为这只是出于礼节,并没有特别疑问。但从那以后光战再也没有佩戴过那些首饰,在弗朗赛尔的追问下,光战沉重地回答“红色令我无比痛苦”,弗朗赛尔这才注意到,光战的服饰用品再也没有红色的存在,他的笑容也只是人偶一般的空壳罢了。

再后来光战也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弗朗赛尔偶尔也会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够送给他一些真正的笑容多好。

奥尔什方去世半年后,恰逢星芒节,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弗朗赛尔想起了光战,也去了奥尔什方墓碑前吊唁,却似乎有人先来一步,留下了鲜花。弗朗赛尔感慨万分,想起星芒节的奇迹,随口许了个愿,希望能够再次与奥尔什方相见。

回去途中,天空下起了暴风雪,风雪之中弗朗赛尔甚至还遭遇了龙族袭击,几近丧命。千钧一发之际,奥尔什方出现在眼前,替他斩杀了龙族,救了他一命。弗朗赛尔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奥尔什方的态度却一如往常。

没有人追问,大家都衷心欢迎奥尔什方的回归,弗朗赛尔心中的疑云却越来越深。他去拜访奥尔什方,看到对方一如既往地跟科朗蒂奥一同处理文书资料,便找了个由头说起多年以前自己被奥尔什方救了一命的事。

当时的弗朗赛尔还是个11岁的孩子,言语中弗朗赛尔提起自己当时年幼,并赞叹当时的奥尔什方已经是个正式骑士,在场的科朗蒂奥也附和道“奥尔什方大人年幼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骑士”,奥尔什方没有反驳——这令弗朗赛尔下定了决心。

弗朗赛尔悄悄前往伊修加德,跟阿图瓦雷尔见了一面。

随后,在一个晴朗的黄昏,弗朗赛尔邀请奥尔什方一同前往他墓碑所在的山丘。弗朗赛尔直截了当地问“奥尔什方”到底是谁,指出之前对话中对方露出的破绽:奥尔什方获得爵位时,弗朗赛尔11岁,但考虑到奥尔什方比弗朗赛尔年长6岁,当时已经17岁,无论如何也不是科朗蒂奥所说的“年幼即成为骑士”,“奥尔什方”却没有反驳,说明他并不清楚真正的奥尔什方过去的细节。

事实上,弗朗赛尔此前秘密委托阿图瓦雷尔打开福尔唐家族墓地中的奥尔什方的墓穴,检查遗体是否有异常,得到的答复是“奥尔什方·格雷斯通的遗体,与下葬之日毫无变化地在墓穴中安眠着”。

“奥尔什方”沉默良久,终于说出一句“红色令我无比痛苦”——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曾经代表着热情与生命的色彩,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成了绝望的象征,他真正的面容也浮现了出来。

英雄获得了传说中的秘药“幻想药”,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并根据亲身接触和交谈中获取的信息,模仿奥尔什方的一言一行,把自己变成“奥尔什方”。他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只会伤害到所有人。最终,英雄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执着,飘然离去。

归途,弗朗赛尔一个人回到营地,大家纷纷围过来问奥尔什方大人去哪里了,弗朗赛尔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

唔,剧透完了。跟之前不一样,这篇我恨不得直接给全文(ry,看原文有种一气呵成的感觉,缩减哪里都觉得可惜!

说到老爷的死,他的死给光战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可能改变他之后一生的轨迹——这大概是所有二次创作的小伙伴的共识吧。不过仔细想想,在光战闯荡四方的过往中,因他而死的又岂止老爷一个,比如沙之家殒命的那些人,只不过早期剧情里对那些人物的塑造笔墨较少,留给观众的印象也不那么深刻……我至今只记得那个勇敢地走出集落、为了保护敏菲利亚英勇就义的苞菜QAQ

哎呀,太沉重了——下次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其他作者对老爷此人的脑补吧!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