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报社

摩杜纳,帕拉斯三世。专业报社三十年,不服憋着。

苍天骑士团相关碎碎念,哈哈哈好多干货!

不就是飞天旋转爆炸吗算我一个!哈哈哈哈!

1、泽妃这个神殿骑士团总长之位丢得有点可惜,换句话说就是美丽的位子来得有点诡异,“因为某个意外事件,而接受了(大概是前任总长)的遗赠。”不是我说,贵国这个有点乱啊,三军总司令的位置是说给谁就给谁的吗……不用经过教皇厅批准吗……然而没想到的是泽妃竟然30岁都不到,虽说跟美丽只差了3岁,但30往下和30往上确实是一个坎儿。

2、副长那脸跟我说他38,你们信!?

3、姐姐33,换句话说就是只比副长小5岁,这脸……副长您需要美容。姐姐果然出身也是不行,而且离开孤儿院就立刻背地放了一把火,姐姐,你可以的。顺便一说姐姐应该是取得贵族身份(成为苍天骑士)后就换了个姓,也有可能是封地的名字。原来是跟让让写反了,说明他现在还是个平民的名字233。

4、安定的大小姐,到处跟人打架,打完了家里出钱摆平。跟泡撸也是打架认识的,打出感情来了,安定。

5、交际花阿代尔,他的绯闻女友大概能从教皇厅门口一直排到大审门,而且事态随着他立志不结婚而变得愈加复杂,经常被夫人小姐们的男性亲属要求决斗……好忙碌的生活哦。

6、泡撸竟然比大小姐年轻!年轻!!年!!!轻!!!顿时觉得情况变得微妙起来了呢!

7、俊英竟然在为了废除决斗裁判而奔走……难怪讨厌姐姐。

8、狗子盖……哈哈哈哈哈哈,我先笑为敬!诸君,不要以为狗子盖战斗力有多强啊!他那个喝了酒就掰腕子的坏习惯真的也没那么霸道啊!比如有那么一次,大小姐一老拳结结实实地揍他一熊脸后扬长而去,留下狗子盖精神涣散意识模糊了好几天。还有那么一次,雷光在两人的手腕接触的一瞬间发动电击,把狗子盖电得动弹不得,然后咣唧一下把他手腕压在桌子上……狗子盖你真的不考虑戒酒吗……(补充,揍他的都是斧子组,不愧是食物链最底层的狗子,连自己人都欺负他呢)

9、雷光的描述没什么槽点和笑点,干货都在狗子盖那儿了哈哈哈哈。

10、耿直的大贤,就算批评俊英失败的冰魔法都不带眨眼的(但同时姐姐的火魔法则技艺高超让他挑不出毛病)。

11、让让的描述让人觉得他跟阿代尔是契兄弟。暖男,喜欢做好吃的给大家吃。不当班的时候,他有时候会窝在厨房苦练厨艺。他的朋友们纷纷表示:让让这个人啊,要是当不了骑士,必将成为一代名厨!(盖章)

12、龙枪的男神都是龙骑,一是副长,二是圣瓦勒鲁瓦扬。后者的雕像被损毁的时候,龙枪痛哭流涕地四处奔走募捐修理费,还把自己的大部分家当都捐了出去。

【FF14报社搬粮计划】远雷/遠雷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299359

作者:せあぶら(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423044

CP:美丽喵

据作者太太说,本篇成文于3.4前夕,有股子再见了伊修加德的味道。

在我记忆中喵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了,根本不记得国服连3.3都还没开!

===========================================

“打雷了。”

一声突兀的低语。

“……是梦话?”

没有人回答。一盏小小的灯光在室内洒下静谧的光芒,传进耳中的只有那个正在熟睡的人平稳的呼吸声。

为了便于那个人养伤,这间屋子比其他房间要暖和得多,甚至叫人感到有些热。艾默里克脱下外套挂在床边的椅子背上,顺手拿起先前随身带来的文件。

文件上密密麻麻地罗列着近期典礼的相关细节。新体制下公务繁杂,艾默里克一直没时间认真通读,但不管怎么说,总得在典礼之前把这些事牢记在脑中才好——艾默里克深深叹了口气,论本意,他是真不想把工作带到这里来的。

全文翻译: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c8ed476

苍天秘话第8话 旅途的开端(节选)/その旅路の始まり

http://jp.finalfantasyxiv.com/lodestone/special/2016/short_stories/#short_stories_08

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我节的是哪个选。全文或许明天更完,或许再拖拖,手头乱七八糟的坑有点多。

----------------------------------------------------------------------

致我亲爱的挚友:

前日一别,不知你是否依旧安好?

自我们得知龙族即将再度袭击皇都、你与阿尔菲诺阁下一同踏上西去的旅途以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甚至不知道你现在正身在何处,自然也就没有真的想过要让你收到这封信,就当作这只是我独自一人的畅所欲言罢。

但是,当我遥望天空,祈求你的旅途一切平安时,我就忍不住想把这一刻心中涌出的真挚情感记录下来。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看到这封信——希望你能够原谅我的小小心思。

好了,说些别的吧。对你来说,在伊修加德度过的日子是让你觉得幸福呢?抑或这段时光只不过是逃亡之路的延续,甚至又将你卷入了新的战斗,从而令你厌烦不已呢?当然,就算是后者,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全力奋战至最后一刻,这太容易想象了。

你能够前来伊修加德,我是真的非常高兴,心中充满了对你的感激之情。当然我得承认,当时我的喜悦中也有一些是出于能有更多机会、能够更近距离接触你这位强健英武的冒险者的缘故……但更重要的是,我终于能和值得信赖的挚友站在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并肩战斗,这怎能不叫我欢呼雀跃呢!

还记得你们逃出乌尔达哈、辗转来到雪之家的那一天。“拂晓”的灯火摇摇欲坠,我无论如何都希望你——我的挚友能够重新站起来。我迫切地需要能够能邀请你们进入伊修加德的办法,于是我直接面见了福尔唐伯爵……也就是我的父亲。

……老实说,我不太擅长与我的父亲打交道。我并不恨他,他是一位正直的人;或许正因为如此,我的母亲才更加无法原谅自己的立场,最终选择留下我离开了。我相信父亲是爱着我的母亲、也爱着我的,只是彼此都无法很好地将这份亲情表达出来……如果不是作为侍奉福尔唐家的骑士,我甚至无法与他好好地交谈。

听完我关于你的请求,一开始,父亲并没有许下允诺。

即便是一直积极支援着开拓团事务的父亲,要让他下决心接受被通缉的人物,将他们纳入家族的保护之下,他也不免要有些顾虑。对于我锲而不舍的恳求,他只问我为什么要如此固执。于是,我毫无保留地对他讲述了我与你共同相处的回忆。尽管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我们一同经历过的每一件事,对我来说都仿佛充盈着惊人的光辉,令我毕生难忘。我当时脑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让父亲知道我的挚友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以及我是多么渴望能够对他伸出援手。

现在想来,我与父亲之间或许从未有过那样长的对话。当我说完以后,有那么一会儿,父亲就那样静静地凝视着我,然后他的目光终于和缓下来,说“我会明天给你答复”。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要感谢你,比起从前,你的存在甚至让我稍微有些喜欢回本家了。不过话虽这么说,事实上你几乎总是不在的。每当我听说你又被什么大麻烦找上门来、又奔波去了哪里,我就忍不住想,邀请你来的结果似乎只是又把你卷入了我国内部的争端不是吗?啊,至于这一点,如果你想抱怨的话,我随时乐意一边与你小酌、一边听你牢骚。

即便如此,我的挚友。我依然全心地信赖你,毫无保留。

我相信,不论怎样的艰难险阻,也绝无可能将你打败。不仅是这次的旅途,即使到了未来,不管你的道路延伸至何方,这一点也永远不会改变。就算遇到凭一人之力难以翻越的绝壁,只要你还有心前进,就一定会有人对你伸出援手,就如同现在的我希望为你做的那样。

然后在困难的尽头等待着你的,必定是全新的美景。当你终于见到它的时候,我希望,我相信,你会绽放出无比的笑容。

愿你的旅途,永远布满鲜花……

愿你一路平安。

 

——奥尔什方·格雷斯通

【FF14报社搬粮计划】赤の夢 / 赤之梦(2.1/3)

标题:赤の夢

原文页面: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33780

作者:リセト(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947334

CP: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

说好分三次的,但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第二回就总是搞不完,几乎是以每天200字或根本没有的速度爬行前进……(葛优躺)所以我把第二回也斩成了两截,好歹先放3000多个字出来_(:з」∠)_

按这个速度,我得搞到什么时候才能弄完啊233

============================================

“……”

陷入沉思期间,他的双眼渐渐清明起来。艾默里克仿佛甩开噩梦的余韵似的摇摇脑袋,重新拿起桌上的文件,迅速阅读了一遍今天紧急会议上刚刚确定的事项内容。正当他想要预演今后的行动方针时,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艾默里克总长,很、很抱歉打扰您。”

“什么事?”他放下手中的事情,朝着门外的人问道。

“有一位访客请求与您会面。”

艾默里克愣了一下。

“……会面?”他的声音掩藏不住惊讶。

普通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半夜三更的时刻突然来访呢?这很不寻常。一股不祥的预感包围住艾默里克,令他不由得绷紧脸颊。

翻译全文: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bb0ac4

前文:这里

哎~

苍天秘话第五话:最后的苍天骑士/最後の蒼天騎士

苍天秘话第五话:最后的苍天骑士/最後の蒼天騎士


http://jp.finalfantasyxiv.com/lodestone/special/2016/short_stories/#sidestory_05


苍天骑士团总长范德罗·德·卢什曼德正在苦恼着。

他已届65岁高龄,身体的衰老日益明显,他逐渐感到自己或许很快就要迎来骑士生活的终结。然而,当下令他烦恼的却不是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成为守卫教皇的苍天骑士至今已度过40多年的光阴,如今他还是第一次对自己应当保护的对象产生了怀疑之心。

那是差不多一个月之前的事。那一天,范德罗正在通往教皇厅中庭的大门前执行警备工作,教皇托尔丹七世则独自一人在中庭内冥想。这原本只是稀松平常的任务——然而,那一天却有些不同寻常。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阵细微的低语。

是教皇在自言自语,还是在独自祈祷?范德罗有些疑惑,然后他又听见了另一个并不属于教皇的声音。

如果那是入侵者,他应当立即闯进去保护教皇的安全;但万一是他听错了的话,岂不是等于承认了如今的自己连耳力都已大不如从前!权衡之下,范德罗选择了隐藏自己的气息,悄悄地进入中庭暗中观察情况。

于是他看见了——他看见一个身着黑色法袍的怪人与托尔丹七世正在秘密会面……


一等异端审问官沙里贝尔·柯希扬毫不隐瞒自己的不悦。

沙里贝尔向来认为自己当前的职务正是所谓天职,最近他却总也遇不到什么令他满意的“猎物”,再加上无能的部下又出现在他眼前,更是叫他烦躁无比。那部下还只是个新人,束在脑后的一头金色长发因为紧张而在空中微微摇动,按照他的说法,有人给沙里贝尔寄了一封信。

“这是什么……?”

信封上并没有写上名字,虽然已用蜜蜡封好,封印上却也没有留下寄信人的纹章。光从外表看,完全叫人搞不懂这封信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

“这,这是……今天早晨,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交给我的……”

看来他是连寄信人的名字都没问。沙里贝尔一边盘算着回头一定要严厉惩罚这个无能的部下,一边将魔力集中于手指,发动“火”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将蜜蜡融化。他准确地将力量集中于蜜蜡本身,没有在信封上留下丝毫烧灼痕迹,这说明他确实是一位能力优秀的火魔导士,但在这个部下看来,只是恐怖的化身罢了。

沙里贝尔以漂亮的手法取出信纸。他愉快地阅读着上面的文字,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逐渐浮现起了阵阵扭曲的笑意——果然,异端审问官实在是自己的天职。


深夜,范德罗独自呆在教皇厅最上层。所谓的苍天骑士究竟是什么?他在轻拂的夜风中苦苦思索着。如果只是需要一个答案,那无疑是有的。他们是从政治与宗教两方面共同引导皇都伊修加德、守护教皇的人们;他们是沿袭当年与托尔丹王共同讨伐尼德霍格的十二骑士,经层层选拔出的十二名皇都最精锐的骑士。他们以己身为战神之盾,守护教皇的安全;他们以己身为战神之枪,打倒皇都的仇敌。苍天骑士就是这样的存在。

然而,他们本当拼死守护的教皇本人却私下与混沌的使者“无影”相互勾结,甚至还在与之讨论召唤蛮神的方法。而且,他们要召唤的神灵并不是战神哈罗妮,而是把某种截然不同的东西称为神,令它现世。伊修加德正教向来奉战神为至高神,而这一切很显然与正教的教诲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经过长久的苦恼之后,范德罗下定决心,他要去当面询问教皇如此做法的真意。根据教皇的回答,哪怕自己将要被判为异端者,他也要用自己的剑,亲手……

范德罗迈开脚步,走上那条自己决无可能回头的道路。夜半的教皇厅最深处笼罩在无人的静谧之中,在通往教皇托尔丹七世寝殿的门前,他出声向正在执行夜间警备的部下埃尔姆诺斯特打了声招呼。

“我有要事必须马上向教皇陛下禀报。”

“已经深夜了,必须现在吗?究竟是什么事……”

面对埃尔姆诺斯特的疑问,范德罗挥挥手表示无可奉告后,便踏入了外人不得涉足的教皇私人空间。如果没有苍天骑士团总长的身份,他本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进来。范德罗静静地关上大门,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然而,没往前走几步,走廊的那头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难道是……!?”

范德罗硬生生地将差点喊出口的“无影”两个字忍了下来,以飞快的速度握紧剑柄,与穿着长袍的男人形成对峙局面。

“这么三更半夜的,看您这么急匆匆……您这是要去哪里呀?”

男人不疾不徐地取下兜帽,露出的脸庞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容。仅仅过了一瞬间,范德罗就意识到这个扎着长发的男人是什么人,反问道:“我才要问你在这里是有何贵干,这里不是你这样的异端审问官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

那人并不是无影,这个事实多少叫范德罗有些安心,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有所懈怠。毕竟在他眼前的人正是那位恶名昭彰的异端审问官沙里贝尔,范德罗也已有所觉悟,他或许需要一口气逼问到底,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将他一刀两断。

“哎哟,您竟然知道我这样的小人物……实在是光荣之至……”

沙里贝尔阴阳怪气的口吻让范德罗的神色变得愈加严厉起来。

“其实我也是在执行公务咯……根据异端审问局收到的信息,据说今晚一定会有异端者在这里游荡,我呀,正在这里等着看他自投罗网呢。”

听到他的回答,范德罗的表情更加扭曲。

“难道,教皇陛下要把我……”

他不知道自己的行动计划暴露了多少,但事实上沙里贝尔如今正身处这片居住区,范德罗不得不推出一个结论——为了铲除常年侍奉左右的自己,而将这个出身卑贱的男人引入此地、命他行刺的人,正是教皇本人。

巨大的震惊和深深的悲哀席卷了范德罗的心灵,但他作为骑士的身手并未因此而有所迟钝。下一个瞬间,火焰魔法卷着热浪扑面而来,他敏捷地朝身侧一跃,避了过去,然后就势一滚重新站起身来,举起盾牌向前突进。

当然,与他对峙的沙里贝尔也是个实力一流的魔导士。刚才出其不意的第一招虽未命中,却也只是令他稍稍咂舌,面对老骑士的突进他岿然不动,举起手中长杖开始吟唱起魔法。

“看招!”

熊熊燃烧的火球自沙里贝尔举起的长杖顶端迸裂开来,猛地砸上了老骑士的盾牌。

身经百战的骑士范德罗举盾堪堪抵挡住袭来的可怕热量,接着他毫不犹豫地丢开瞬间融化了一半的盾牌,右手剑光一闪。

“啧……虽然是个老东西了,到底还是有苍天骑士的实力在……”

尽管沙里贝尔往后跳避开了这一击,他的右脸却被剑划出一道斜长的伤口,汩汩地冒着鲜血。

“别小看我,小子!我知道你是在打算不留下任何打斗痕迹,但是我范德罗,决不是你可以轻易击败的对手!”

他说的没错,沙里贝尔刚刚确实没有使出全力,他想要的是干净利索地烧光这个老头,而且最好能不在地板和墙壁留下难看的烧焦痕迹。

或许正是这份傲慢致使了他的失利,一连串的攻防之后,沙里贝尔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对方逼到墙边,现在他们俩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再允许他利用魔法反击了。然而,即便战况压倒性地对他不利,沙里贝尔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浮起充满愉悦的笑容。

“我好久没有这么愉快了……您确实是位值得致敬的对手……”


第二天早上,教皇从他独居的寝殿露面的时间比平时稍稍早了一些。“昨晚范德罗卿来访,已向我提出了退休的请求。”在一夜执勤的埃尔姆诺斯特和前来迎接的副长韦尔吉纳面前,他平静地向他们宣布道。

“您说什么!?真是真的吗?”韦尔吉纳闻言大惊失色。教皇点点头。

“以骑士而言他已属高龄,最近他本人似乎也在为身体状况的衰退而烦恼。昨天他与我彻夜长谈……现在正在勤务室假寐,请你们暂时不要打扰他,他也需要休息……”

总长向来比任何人都更为珍视自己身为苍天骑士的职责,一想到像他这样的人物终于也做下了退休这一苦涩的决断,韦尔吉纳和埃尔姆诺斯特也不禁百感交集。为了让敬爱的总长能够好好休息,他们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跟随教皇前去了朝礼的场所。


后来,教皇厅正式宣布苍天骑士团总长范德罗·德·卢什曼德阁下退休,以及由泽菲兰·德·瓦卢尔丹阁下继任总长之职。可是,在新总长的就职仪式上,人们却没有看到范德罗的身影。关于这件事,教皇解释道,出于对范德罗本人心愿的尊重,他已批准其独自一人离开皇都踏上旅途了。

至此,最后一位苍天骑士也已告别了皇都,他最终留下的,只有教皇寝殿冰冷的石质地板上,那些微烧焦的痕迹。


注:文中出现的几个人名字看日文的感觉不准确,法语又不懂,最后是结合参考日语假名和谷歌娘的法语读法决定的,欢迎法语大佬指正啊!

【FF14报社搬粮计划】赤の夢 / 赤之梦(1/3)

标题:赤の夢

原文页面: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33780

作者:リセト(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947334

CP: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

原文比较长,分三次翻译完,本次为1/3。

==============================================

那只手缓缓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他想逃离那份苦楚,身体却不知为何完全使不上力气。对方锐利的双眼迫至眼前,在他的视野中落下一片暗影。

“艾默里克。”

与冷静的声音相反,男人的呼吸带着惊人的热度。透过薄薄的双唇,艾默里克看见他口中宛如尖刀一般的獠牙;扼住自己脖颈的手指细长尖锐得不似人形,反而像猛兽的利爪似的。

这个人真的是他吗?艾默里克的脑海中警钟大作,身体也变得愈发僵硬起来。

他被对方的气势压迫着,有鲜血从皮肤上的伤口里流了出来。男人的眼瞳像刀割一般从中裂开一道竖缝,脸上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果然不对劲,太奇怪了。面前这双仿佛浸满鲜血一般闪耀着赤红光辉的眼睛,简直就像——他努力地回想着,然后他的意识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眼前的景象变得越来越暗。终于,在黑暗得如同地狱的世界之中,他听见了沉重的振翅声。

全文翻译地址: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a14837

密码老规矩,大家懂的~

【FF14报社搬粮计划】吻/キス

标题:吻/キス

作者:せあぶら(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423044

原文页面: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510781

叙述者:努德内

========================================

也是六十分快速创作系列的,不过老实说这篇的主要内容就是私设,且不太看得懂……我带着一头问号断断续续大概搞了一个多礼拜_(:з」∠)_

“都是因为你出生,母亲才会挨打。”

尚年幼的少年并不能理解哥哥说出的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认真地调动起脑神经,想要理解话语中的意味,然而比起脑内信息正确连接的速度,哥哥的拳头已经更早一步落在了少年的脸颊上。

都怪我。出生。母亲。挨打。信息在铁拳下破碎成一片片朝大脑的各个角落飞散而去,只剩疼痛支配了他全部的思维。少年拼命忍耐着似乎就要喷薄而出的眼泪;他很聪明,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哭,哥哥必定会停手,然而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知道对方那句话究竟蕴含着什么意味了。他想继续听下文,除了咬牙忍耐他别无选择。

疼痛也好,悲伤也好,总算是身体能够忍受的苦。快了,他想,智慧应该能够指引他获得宽恕——这就是每天生活在殴打和辱骂中的少年唯一能想到的出路。

全文翻译: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60cbf9

密码老规矩。

【FF14报社搬粮计划】居場所 / 栖身之所

标题:居場所 / 栖身之所

作者:せあぶら(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423044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51981

=========================================

抬头看日期!(我就不写我怕hx)泡撸格里日快乐!狗粮撒起!

这篇从剧情上说应该是之前搬的那篇《独占欲》的后续,不过话又说回来作者太太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自成体系的就是了,这篇狗粮好足……

但是这么温柔的大小姐总让人觉得有点方啊洗得太白都不像大小姐了

“我需要你去铲除异端者……尽可能隐秘行事。”

时隔许久,竟然又接到了来自泽梅尔家的任务。

波勒克兰随意脱掉沾满鲜血的外套,朝繁华的街巷走去。自打接到这个任务起他就怀疑这背后似乎另有隐情,现在任务虽然已经完成,他却觉得恶心透了。现在的他实在不想直接回家,只想先找个地方把自己灌醉、转移一下注意力,而这令他的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

他是昨天接到的这个任务。时间虽然是正午,屋里却暗得仿佛身处午夜。在厚重窗帘的遮蔽下,从天顶直射地面的阳光分毫也照不进来,确实是个适合密谈的好房间。根据情报,目标似乎混进了正在西部高地结营的某部队。盯着地图上的标记,波勒克兰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情报是从哪里来的?”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情报来源绝对可靠。”

(竟然这么敷衍我……)

几天前,泽梅尔家骑兵团派出了一支部队前往剿灭龙族,而这张地图上所标示的,正是那支部队目前驻扎的地点。换句话说,也就是异端者已经混进了泽梅尔家内部的意思。明知异端者的存在却不肯正面对峙,想必是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不愿意被其他家族知道此事的缘故吧。

但是,统率骑兵团的格里诺目前恐怕还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此事的报告。原则上说,哪怕不是格里诺直属的部队,但凡骑兵团内部出现任何情况,必须先向格里诺报告才是;而现在这道命令不是来自于格里诺、而是来自本家,那就说明有人越过了格里诺,直接向本家报告了情况。

太可疑了。波勒克兰原本不想接受这次的委托,然而他既然已经知道了任务内容,也就由不得他说不了。

——……

翻译全文地址: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3669a6

【FF14报社搬粮计划】Thank you for staying together

作者:せあぶら(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423044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827673

CP:波勒克兰×格里诺

=================================

他从未写过他人称之为信的东西。虽然不是没有向身在远方的亲戚寄送过公文,但那些不过是在素色的羊皮纸上用文字简单罗列需要传达的事项罢了,硬要称之为信,未免略嫌冷淡了些。

在他看来,书写行为的作用仅限于任务、传话以及契约之类必须留存文字记录以备后查的事务,其中并没有他个人心情介入的余地。硬要说到心情,他一向习惯用嘴巴表达自己的情绪,一切的喜、怒、哀、乐,最终都将化为声音,从他的口中成型,再飘进眼前人的耳朵里。

自然,这样的习惯正表明他是一个厌恶拐弯抹角的人。比起面对面的交谈,斟酌文辞、落笔成字、交给对方、被对方阅读……这样的过程太过麻烦,又要花上太多的时间,在他眼里,明明可以直接对话解决的事情却故意花时间与文字周旋,这样的行为除了自寻无聊,并无其他意义。

但更让他反感的,却是把自身的心情转化为有形的文字、再永远地流传下去。文字与声音大有不同,声音自说出口的一瞬间就已注定归于寂静,而文字只要没被烧毁撕碎,就必将永远留在世上,哪怕那一刻的感情早已从他心中消失,文字也不会随之灭亡。想想看,那饱蘸着浓厚爱意的词句,在爱情冷却成冰、曾经相爱的两人分道扬镳之后依然会被他人读到,这是多么令人胆寒的事!更何况,他本就是个情绪比他人更要善变一倍的人,自然也就格外讨厌让一时的情感落为永久的罪证了。

六一儿童节快乐!这么开心的日子里,不发几把刀子怎么行!对,这篇是刀!听说你们都想看64!顺手从せあぶら太太那抽了一把刀来(ry

这篇小说很巧妙,通篇没有出现泡撸格里的名字,事实上没有出现任何人的名字,但我们知道那就是他们!原本拒绝留下瞬间心情的人写下了含情脉脉的信,却没能送到对方手上,而这封信却在很久以后被他人所见,这般转折实在叫人唏嘘。

顺便信里究竟写了啥也不知道,作者太太卖的一手好关子_(:з」∠)_

翻译全文地址: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2cc4db 密码老规矩你们懂的。

追记:两天没睡搞出来的果然是次品,居然还拓麻有理解错误的地方,惊呆。这几天大概要不断小修小补了……(我估计没人会看到这个)

另,关于那封没有提及内容的信,我突然意识到大概里面写的就是本文标题吧囧

【FF14报社搬粮计划】独占欲

标题:独占欲

作者:せあぶら(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170846

作者页面: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6423044

CP:波勒克兰×格里诺

======================================

“喂,波勒克兰呢?”

突然被问到话的仆人吓得瑟瑟发抖。回头是恐怖,可不回头更是恐怖。仆人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昏暗的走廊灯光映照出来的,果不其然正是一脸不耐的格里诺。

“啊……那个……呃……”

“他又出去了……?”

“……是……但是,他说是预先去侦察任务地点了……还说马上就会回来……”

“我怎么不知道。”

“……据说是本家直接交代的任务……”

啊啊,我又多嘴了——随着一声巨响,仆人瞄着被打碎的壶绝望地想。对于这个家里的这种声音,仆人们最开始的时候还会赶来察看发生了什么事,最近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谁也没兴趣多管,更不能指望有人会来解围了。

诸君,我越来越喜欢这位太太笔下的恶棍组了!尤其喜欢这位脑子并不愚蠢(大概)的大小姐!一生的真爱啊!

这篇是糖,纯的。

翻译全文地址:http://messiaaah2.lofter.com/post/1df10928_b27d45d

要密码的老规矩。